标题 展览博见丨微彰柔刚:避暑山庄“四知书屋”
 
时间 2018-5-31
 
资讯 乾隆玉玺

盛世兴园林,避暑山庄作为见证清代繁盛景象的皇家园林,如今仍能够通过其中所藏众多文物,时时与今人低语。往日帝王不再,山庄依旧辉煌,在避暑山庄的众多传世珍品中,有一枚颇具盛名的玉玺——清乾隆白玉“四知书屋”玉玺。在这枚玉玺中,封存了一位拥有雄才大略的皇帝的治世之思。

清乾隆白玉“四知书屋”玉玺,是国家一级文物,其制作精良,造型简洁大方,印面9.5x9.5cm、高7cm、印台厚3cm。此玺为白玉质,交龙钮,阳文篆书“四知书屋”四字。此印乃是乾隆皇帝于乾隆五十三年(1788年)为避暑山庄宫殿区“四知书屋”殿题过匾额之后刻制。

该枚玉玺日前正在中国园林博物馆“天地生成 造化品汇——避暑山庄·外八庙皇家瑰宝大展”中进行展出,这也是其首次与公众见面。

四知书屋

“四知书屋”位于避暑山庄澹泊敬诚殿北面,面阔五间,前后廊,硬山布瓦顶,是正宫中轴线上的重要建筑。

“四知书屋”建成于康熙五十年(1711年),康熙帝题名“依清旷”,并在此处读书习字,乾隆帝晚年改题“四知书屋”。“四知”,源于《易经·系词》里的“君子知微、知彰、知柔、知刚,万夫之望。”

乾隆皇帝改题“四知书屋”时,曾作《四知书屋记》阐述了其心中“四知”的辩证关系,他认为:“盖微柔阴也,彰刚阳也,阳动而阴静,动无不由静,彰无不由微,刚无不由柔。然而柔能制刚,微能掩彰,静能制动,此乃圣人扶阳抑阴之本义,正心敕政,以及用兵不可不深知所几而作,不俟终日者何如?其凛凛哉!”这正是乾隆皇帝“刚柔相济、恩威并施”的治世思想的体现和统治手段所达到的最高境界。

“知微,可谓是见微知著、一叶知秋之意,乃是戒训统治者要善于发现细节,明察秋毫。

知彰,其意乃是显扬、彰显。此处警醒帝王自己要洞悉大势,体察民情。

知柔,是讲在治国上要讲求技巧,懂得顺势而为,因势利导。

知刚,意在坚决笃定,治国理政不可瞻前顾后,否则有优柔寡断之嫌。”

目前避暑山庄四知书屋的陈列布局,是依照嘉庆初年宫中《陈设档》所复原的,作为当年清帝临朝前后更衣小憩的便殿,也是连接前朝后寝的节点。

见证历史

四知书屋,这个外观看起来极为普通,近似一座北方普通民居的皇家建筑,见证了清代众多历史大事件的发生。

《清史稿》载:“二十三年,伊犁平,有附牧伊犁之土尔扈特族台吉舍棱等奔额济勒河。既而惇罗布喇什卒,子渥巴锡嗣为汗……三十六年九月,渥巴锡等入觐热河,封渥巴锡旧土尔扈特卓里克图汗,渥巴锡从子额墨根乌巴什固山巴雅尔图贝子,拜济瑚辅国公,从弟伯尔哈什哈一等台吉,均授紥萨克,各编一旗。四十七年,均予世袭罔替。”
正是在四知书屋之内,乾隆帝接见了率部东归的土尔扈特部首领渥巴锡,成为中国历史上民族融合的典范。

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,六世班禅不远万里来到承德为乾隆皇帝祝贺七十寿辰,乾隆皇帝对此极为重视,不但赏赐大量物品,还敕巨资修建了班禅行宫——“须弥福寿之庙”供其居住讲经之用。在澹泊敬诚殿举行隆重万寿庆典时,乾隆皇帝和班禅携手同登宝座,接受蒙古王公、扈从大臣和外国使节的庆贺。

接见仪式完毕,乾隆皇帝又引班禅至四知书屋落座,六世班禅的觐见对促进各民族团结起到了积极作用,为维护多民族国家的统一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避暑山庄内另有“青扬书屋”“探真书屋”“来董书屋”“古松书屋”等多处书屋,透过这些众多书屋,我们依稀可以看见清帝入主中原,结束了马上平天下的征程后,走上了一条修身治学及至治世的纸上取径。

方寸间的一枚玉玺,承载了一段昔日帝王往事,其见证的历史亦带给今人诸多慨叹,避暑山庄尚有众多饱含丰富历史文化信息的文物等待我们细细品读。闲暇之际,期待您步入中国园林博物馆,在“天地生成 造化品汇——避暑山庄·外八庙皇家瑰宝大展”中寻找一份属于你的沉思。
 
相关链接
  分享到: